李宇春复古摇滚风登杂志四封面 再难的关都自己过

2013-05-06 10:39 阅读(?)评论(0)

近日,李宇春以一组个性十足的复古摇滚风造型登上《ELLE》杂志6月刊四封面。文章开头这样评价道:八年了,她还在话题的最中心。李宇春是偶像,是现象,是领袖,是符号。她可以在任何时间地点被人们提及,继而谈论、赞叹、折服。她就有这样的本事,让自己的魅力和能量划破天际,让她出现后的每个季节,都成了宇宙里最好的春天。

采访中,李宇春说:“我21岁的时候,很多人问,你一夜成名,你会不会担心不红啊?我就说,我有一天就是会不红啊,这是必经之路啊。我不是担心,我就是知道它会发生,我会让它发生的,主动让它发生。”李宇春还说:“我会掌握住我自己的人生,不受到谁的影响或者安排。我想要对自己的人生,有完全的主动权。”


【我掌握自己的人生】
    8年了,她还在话题的最中心。李宇春是偶像 ,是现象,是领袖,是符号。她可以在任何时间地点被人们提及,继而谈论、赞叹、折服。她就有这样的本事,让自己的魅力和能量划破天际,让她出现后的每个季节,都成了宇宙里最好的春天。
    李宇春瘦了,比半年前我们见面的时候整个人小了半圈。春天郊外的清晨,她背着绿色双肩背包从车里钻出来,还塞着耳机。
    我故意用《如梦之梦》里面的台词跟她打招呼,那是剧中她的对手对她的怒喝:“嘿,小梅医生,你可以下班了!”她眼睛发了光,话接得极快:“可是现在是早晨8点半,我为什么要下班?!”气鼓鼓的,一脸倔劲儿。然后赶紧抬起手看表,“真的耶,刚过8点半!我不下班,我才刚来下班,哈哈!”她演不下去了,笑了,露出两颗小虎牙。助理递过一杯咖啡,嗔怪她怎么还在戏里。
    真的入戏太深?
    “我不知道算不算,但确实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举动,比如说,平时跟工作人员说话也用到台词。你刚才跟我说"五号"的台词,我就会接下一句。也还以为一会儿吃完中午饭就要去剧场,等着排队化妆。”
    这时,距离她结束这轮演出,才过去50个小时,她把最新鲜的感受对ELLE和盘托出。《如梦之梦》给了她人生中头一个话剧表演的阵地,8个小时的轮回大戏,她是开启这次时光旅行的那把钥匙。太疯狂。
    这是她在28岁做的决定,给自己一道难关去闯。她的“疯狂”还包括,成立“李宇春工作室”,以及加入巴黎欧莱雅明星“梦之队”,代言全新巴黎欧莱雅肌底透白系列。“加入巴黎欧莱雅是件很疯狂的事情。”她说,“它一直引领着年轻人去追求由内至外的美。我希望我的加入能为巴黎欧莱雅带来一些不同的元素,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。”

【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不干别的】

    李宇春在《如梦之梦》里饰演的角色叫严小梅,是医学世家独女,名校毕业,分配到医院上班的第一天,接手的5个病人就死了4个。她开始恐惧和困惑,之前受到的教育给她的信念在一瞬间土崩瓦解,人的生命之脆弱,让她内心生出无限感受。她就是带着这样的复杂情绪,来到第五个病人面前,一个找不到病因的是一直发烧一直发烧的男人,“五号”病人。她鼓励他讲出自己的故事,由此开启了这个神秘但环环相扣的连环梦。
    李宇春的重头戏集中在演出开始后的一个多小时内,后来的时间,她要负责推着轮椅上的“五号”满场转,一直到8个小时的戏出末尾,“五号”会安静地在她的臂弯里离世,她则哭成一个泪人。
    她还记得,第一次看剧本的时候,自己言辞凿凿的“拒绝”,那是个带着“技术术语”的剧本,很厚很厚,她“完全看不懂”。第一次见赖声川,他送给她一本书和4个柿子,“他说柿子是他自己家树上结的,寓意事事如意,呵呵,挺有意思的”。那次见面,她和平常一样少言寡语,但心里那片湖却开始默默泛起涟漪。
    “我有很多包袱。”李宇春实话实说。“包袱”就是,她觉得自己不可能做这件事,“我平常本来就不太爱讲话,要我当着那么多人,讲那么多,而且一开始就是我。哇,怎么可能?”
    那次见面,赖声川根本没让她试戏,只和她聊了聊台湾和大陆的医疗现状。然后,李宇春就觉得,“那些包袱,好像没有了。可能因为他是特别容易让人相信的人。”
   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“诱惑”是,她觉得,自己终于可以“理直气壮地不干别的了”。之前的一年,她整个人扑在刚成立的工作室上,把影视片约推掉,专心做巡回演唱会、新专辑。但依旧觉得,心里有一片摸不到底的空洞。“这是一个机会,我想,让自己专注地在一件事情里生活一段时间,沉淀一下,不再被别的事情分心,再有事情找过来,我会说,对不起,我在排练。”
    两个半月的封闭训练,每天10个小时,每场演出8个小时,加上提前备场时间,前前后后,李宇春几乎分分钟都和大家在一起,没有迟到早退,也没有缺席。
    她把这一切,当成一场属于她自己的修行。

【生命中如果有件事一定会发生】

    赖声川记得一个有关李宇春的细节,“有一天,在排练场,大家都刚来,还在准备,我有事情要找她,在演员休息室和外面找了一圈都不见她,进去才发现,她已经在排练了,在跟孙强对词。她不只早到,而且已经开始工作了,这是一个演戏10年的人才会养成的好习惯。”赖声川有点吃惊,他当然知道这个女孩是明星,他这些年也合作过不少明星,但像李宇春这样“用心、诚恳、真的有才华”的,不多。
    李宇春说,“对词”是她进组后慢慢学会的。“我从来不知道话剧排练是什么样的,所以我就先观察。而且我是个很内向的人,又内向又被动。不需要我上场时,我就很安静地看别人排戏。”孙强是剧组里最早和李宇春开始大量对词的演员,戏龄超过20年,经验丰富,阅人无数。他说,这个女孩单纯谦逊,很简单,简单到普通,没有危险。“有时候排练太累了,她就提议让我们用彼此的家乡话对词,我用东北话把她赶出病房,她就用四川话冲我发飙,很好玩儿,也带来很多启发。她很有灵气,在艺术创作方面。”
    我把这个段子拿来和李宇春求证,她笑得前仰后合。这是这段日子以来,给她带来最大的恸哭也同时带来最大的快乐的原因,这些可爱的人,有故事的人,不浮夸、接地气、好真实。
    “我的人生,一直在一条正常的轨道上,正因为如此,我才没有机会去碰触最正常的事情,就好像我们在人生当中,唯一敢确定、绝对会发生的事情。”这是剧中,属于她的第一句台词。
    问她,对你的现实生活而言,那件“绝对会发生的事情是什么?”她抿着嘴,低头想了很久,就到都能清晰听到挂在墙上的钟在走秒,我们在的那个房间一下子好像沉到很深的水底,然后终于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吐纳出来,说:“我觉得……我的回答,公司会批死我的,但我就是这么想的,我觉得,就是,有一天,我会不做这行。”

【用生命当明星?你们说的一定不是我】
    “我会不做这行。你相信吗?我真的这么想过。”她郑重其事地把头转过来,看着我的眼睛。
    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直觉?
    “第一天。”她一点犹豫都没有,“我21岁的时候。很多人问,你一夜成名,会不会担心不红啊?我就说,我有一天就是会不红啊,这是必经之路啊。我不是担心,我就是知道它会发生,我会让它发生的,主动让它发生。”
    一个在陌生人面前会紧张会沉默,甚至在爱情里都会被动到“就算错过了也没有办法啊”的女孩,却在此刻不假思索地表示,她说不定会主动让自己退出眼下的生活。
    她真的没有在假装洒脱,她只是觉得,有一种更高级的人生值得她去开拓。8年前那场选秀的游戏把她推到某种高度,后来的路,她一板一眼地走,不管外人看到了什么,她自知来路的清洗和稳妥。所以她给自己这几年连续在做的巡回演唱会起名叫“WHY ME”,为什么是我。
    “为什么你老是问为什么是你?”
    “因为这是一个好问题。”李宇春狡黠的笑了,然后又说,“嗯,你这一题也不错,我不知道,不过我准备接下来想一想。”
    “为什么”和“不知道”就是她人生的两个主要课题。光我们在一起相处的这是来个小时里,她就思考了好几个题。
    拍摄大片从在上开工,高午后时分,人人都难免困顿,猛灌咖啡撑住,李宇春也不例外,却无论如何都能在摄影师摁下快门的时候,保持专业而神气的状态。大家凑在一起议论,真是“用生命在当明星的女孩啊”。这话飞到她耳朵里,她歪头思索一番,说要想想。后来我问她,你想出什么结果来了?她说:“我得出的结论是,你们说的一定不是我。”
    她是认真的,生命那么短促而美妙,就只能用来当明星吗?别开玩笑了。她说,《如梦之梦》里她最想与其交换的一个角色,是小梅医生那个“另类”的表妹,常常不在家,去尼泊尔和印度,一呆就是好长时间,深夜遇到街头病重的流浪儿,就在他身边陪着,“傻傻的做一些自以为可以帮到他们的事情”。她说,那是她以前从没有想过的人生,但是现在,她会做类似的事情,一定会,只是时间问题。
    就在我们采访之后的第三天,四川雅安发生地震,李宇春当天深夜发不了她三年多来的第一条微博:“作为一名四川人,血脉里流淌着坚强。不管灾难多深,我深信家乡沃土的坚韧,家乡人民的乐观,我们一定能共渡难关!”

Q&A
ELLE:《如梦之梦》教会了你什么从前不懂的事?
李宇春:赖声川老师有一点好厉害,就是,特别不着急,从开始排练他就不着急,演员怎么演,他都会很温文尔         雅地说:“可以啊,试试看啊。”到了最后还有三天就要进剧场合成了。道具的上台口都是错的,他就         还一直说:“我们试试看啊。”我平常真的很少问别人问题,因为一般我都会通过自己的观察把问题解         决,但是这个问题我就忍不住问了他,我说你怎么不着急呢?他说,他其实很着急,但是,就是,试试         看嘛~大师啊!
ELLE:赖声川老师也托我们捎口信给你,他说:“你不要只做一个简单的偶像,你真的可以带领粉丝走入一种不       一样的生活,你可以成为一个改变这个世界价值观的人。”
李宇春:嗯,我会掌握住自己的人生,不受到谁的影响或或者安排。我想要对自己的人生拥有完全的主动权。
ELLE:这几年,自己在成长中最满意的是什么?
李宇春:我最满意自己的即使我对自己从来不满意。
ELLE:你会常常自省吗?
李宇春:我根本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好。舞跳得没有很好,歌唱的没有很好,戏也一般,都有进步空间啊。
ELLE:你不爽或者纠结的时候,你会寻求什么帮助?
李宇春:不会,最难的关,我都自己过。
ELLE:这几年最难过的关是什么?
李宇春:压力很大,很辛苦,每个人除了本职工作还要肩负一项他完全没有做过的工作。本来是宣传的,还有搞         定服装,本来做商务的,还有搞定词曲版权。而李宇春,就是所有的都要参与和把关。
ELLE:你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?
李宇春:4月14日晚上。我的戏,“五号”死掉了。我其实根本不会演戏,哭到最后,整个人都绷得紧紧的疼,         那都是李宇春的眼泪。现在在家里,一个人的时候,我就会自己躺在沙发上演五号病人,我就是不想让         这个戏结束,离开我,我不知道为什么。

幕后花絮:

    入行8年,一夜成名的神话还在传颂,李宇春却早已经飞到另外一条更宽阔的轨道上,像颗倔强的小子弹,专注而可爱。
和李宇春在一起
    时隔2年有余,ELLE又见李宇春。刚刚结束了2个月的封闭训练和半个月的话剧公演,姑娘瘦了不少,但精神振奋,格外开怀。我们故意用她刚刚结束的话剧《如梦之梦》里面的台词跟她打招呼。“嘿,小梅医生,你可以下班了!”她完全不意外,反而顺畅地接下自己的词,气鼓鼓的,瞬间入戏,然后抬手看表,“真的耶,刚过8点半!”再咧嘴一笑,露出两颗俏皮的小虎牙。
    从纽约辗转上海来到北京,拍摄李宇春的摄影师在结束工作后说,她很美,她很难描述,她会有更厉害的未来,她的眼睛里有光,和谁都不一样。
    1辆摩托车是这次拍摄最大只的道具,摄影师特意嘱咐李宇春,忍住,不要转离合器,真的会飞出去的……
11个小时是ELLE和李宇春在一起的时长,她从第一分钟坚持到最后一分钟。32杯咖啡被我们喝光了,李宇春一个人就灌下去3大杯。

  最后修改于 2013-05-06 10:51    阅读(?)评论(0)
该日志已被搜狐博客录用:http://blog.sohu.com/yule/
 
表  情:
加载中...
 

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